苏鲁交界“前三岛”海域归属争议致渔业纠纷 10人涉敲诈勒索受审

2017年4月6日,在黄海南部前三岛海域,江苏连云港前岛水产养殖公司保安队和山东籍日照渔船因争夺该海域内的野生海珍品发生冲突。前岛公司及保安队共10人以敲诈勒索罪被山东省日照市岚山区检察院提起公诉。界面新闻记者从前岛公司方面代理律师处获悉,该案于2018年7月24日开庭审理。

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4月6日,山东籍渔船在事发海域苏鲁交界处捕捞海参和鲍鱼,前岛公司保安队发现对方后,认为该区域隶属前岛公司海珍品养殖区范围。保安队对山东籍船只进行驱赶——对方置之不理后,又登船警告,最终上船的4名人员被山东渔船扭送至山东省日照市岚山派出所。前岛公司保安队负责人王世龙前往交涉后,也被扣押。之后被扣留的还有前岛公司总经理王建国、部门经理张旭英等。

两个月后,2017年6月13日,山东广播电视台主办的新闻网站齐鲁网发出了《日照岚山警方打掉长期盘踞在鲁苏交界海域的霸痞团伙》一文,称前岛公司为“霸痞团伙”。

事发后,连云区委、区政府也成立工作组,介入协调处置。连云区与连云港市公安、边防、海警等部门还曾前往日照市公安分局协商未果。

界面新闻获取的起诉书显示,10名前岛公司及保安队人员随后被山东省日照市岚山区检察院以敲诈勒索罪提起公诉:被告人丛云鹏成立连云港前岛水产养殖公司,雇佣王建国为公司总经理,张旭英负责该公司养殖区海上养殖和看护。2015年底、2016年初,经由中介介绍,并由保安公司提供人员,十余人组成的“海上保安队”成立。“海上保安队”在前岛公司的授意下,通过驾乘渔船、快艇,携带镐把、钢管弹弓等工具,在鲁苏交界海域强行扣留过往渔船,采取威胁、打骂等方式,逼迫受害渔船驶进其指定的连云港海棠、高公岛码头并非法扣押,实施索要罚金、保证金,严重危害了海上治安。自2016年4月以来,共有28船次渔船、货轮被非法扣押,被敲诈勒索人民币112万元。

经过两次补充侦查,三次延长审查起诉期限,日照市岚山区检方最终对这10人指控了11起敲诈勒索行为。其中,介绍保安的中介人员刘会有、孙钦国也在被指控之列。

2018年7月24日,日照市岚山区法院开庭审理了该案。被告人及辩护律师就案件管辖权、事发海域归属以及山东渔船的捕捞是否合法等问题提出质疑。代理律师之一的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仝宗锦认为,从本案的侦办起,日照市公安局岚山区分局就没有管辖权。

仝宗锦说,根据相关规定和通知的条文,海上发生的刑事案件,原则上应由犯罪行为发生海域海警支队管辖。对于跨省的海上刑事案件,由相关海警支队协商确定管辖是必经程序。如果由陆地上的公安机关管辖,“要么犯罪嫌疑人居住地属于有关公安机关管辖,要么主要犯罪行为发生地属于有关公安机关管辖,并需要具备更为适宜的理由。”但本案中,除了没有交予海警支队管辖,无一犯罪嫌疑人的居住地在日照市岚山区。另外,涉嫌的敲诈勒索行为发生在两个码头,这两个码头均属于江苏省连云港市所辖。

事实上,围绕事发海域前三岛的归属问题,江苏、山东一直矛盾冲突不断。

在行政区划上,前三岛乡同时属于山东和江苏,山东省日照市岚山区和江苏省连云港市连云区都设有前三岛乡,两地在各自区内设立的居委会名称不一样,岚山区的前三岛乡居委会是王家海屋、刘家海屋、周家庄、秦官庄居委会;连云区设立的居委会是平山岛、达山岛、车牛山岛居委会。

行政区划归属模糊,现实中的冲突屡有发生。司法判例显示,1996年4月26日,获得日照市政府颁发的养殖许可证的日照黄海养殖公司,被连云港警告禁止在前三岛海域养殖水产品,黄海养殖公司的养殖场随后被毁坏。事发后,连云港市和日照市进行了曲折的司法“互搏”,但最后最高法院指示此案“暂时中止审理”。

界线争议并未停止。在该案中,连云区海洋局负责人认为,根据公安部边防管理局《关于划定公安边防海警执法办案管辖海域范围的通知》,前岛公司与山东渔船发生冲突的海域在北纬35度05分以南,属于江苏管辖海域,而非山东海域。

前岛公司方面认为,他们拥有合法的海域使用证、租赁合同。相关证件显示,除海域上方空间、底土资源以及埋藏物不在海域使用权的出租范围内,其他的均可供前岛公司合法使用。自2012年起,前岛公司在车牛山岛和达山岛进行底播养殖海参、鲍鱼等,养殖面积3万亩。前岛公司认为,在海域使用权范围内,其人工养殖和自然生长的海产品都属于其权益范围内。

但相应的,山东日照籍渔船是否拥有船舶驾驶证、捕捞许可证等存疑。前岛公司的辩护律师仝宗锦提供的说法是,根据对卷宗材料的审查,基本上所有渔船都没有捕捞许可证,有的船主承认,该船只是非法的,没有船舶驾驶证。“我们也已经申请调取日照船只的航行轨迹,但未获法院同意。”仝宗锦说。

根据媒体报道,连云区海洋局认为,如果未拥有连云港市所在海域作业区域的“捕捞许可证”。这种“跨界捕捞”行为就是不合法的。

除此之外,前岛公司成立“海上保安队”的行为是否合法也备受争议。

根据界面新闻记者得到的前岛公司的申诉书,前岛公司称,他们投入亿元资金养殖的海珍品具备起捕条件,但还未大规模起捕,处于细心养护阶段。但近年来,各类船只日益频繁来前岛公司养殖区域偷盗、非法捕猎,其中以山东日照船只居多。基于此,前岛公司不得不投入大量人力、物力用于看护。对于一些非法改装的捕捞船并对公司已造成损害的,经由双方协商,由破坏方进行适当的赔偿。

“如果报警,海警从岸边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也需要两三个小时,执法成本也很高昂。在这种情况下,前岛公司派出一些人员对养殖海域进行日常看护,是情有可原的。”该公司负责人曾向媒体表示。

“企业人员组织的保安队属于私力救济的范畴,只要不非法,不使用非法管制刀具或者枪械,一定范围内依法维护本企业的合法权利,法律是允许的。但如果是临时雇佣社会闲散人员甚至使用了其他非法管制刀具,性质就另当别论。”针对该案,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李轩曾在针对该案的研讨会上分析。

本案将择日宣判。

世界和我爱着你 1 ♡ kAzit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