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de Runner 银翼杀手 1982&2007&2017年


文字:亮咖 影像:takehara AKI. 审核:影墨 总编:Vanessa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去往何处?
分分钟教会你做人!!!

Blade Runner 银翼杀手 1982年

故事讲述了2019年,洛杉机变成乌烟障气的九反之地。人类制造了与真人无异的复制人为人类工作,但当这些复制人有了思想感情时就要将他们毁灭。人造人虽然生性残暴,却对自己只拥有的四年的生命充满着渴望和留恋。人类不允许这些复制品拥有做正常人的权利,所以必须毁灭这些被定罪为“妄图成为人类”的生命。狄卡便是一个专门追杀变节复制人的杀手,肩负追杀叛逆的人造人的重任,但是当他与美丽的复制人丽歌相遇时,两人之间发生了感情,他开始左右为难,他到底应该怎样做呢?如果他们结婚,那么结果会怎样呢?

关于电影你不知道的X件事

·邵逸夫是本片主要投资人之一。

·据传扮演戴卡德的最初人选是达斯丁·霍夫曼,而普瑞斯的最初人选则是黛博拉·哈利。

·影片根据菲利普·迪克的小说《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改编,而片名却源于艾伦·诺斯的同名小说,后来威廉·巴洛斯将小说改编成剧本,雷德利·斯科特为了拍摄本片而买下了冠名权。在威廉·巴洛斯的书中,“blade runner”是指非法出售手术器械的人。

·菲利普·迪克称影片画面与自己写作时想象的效果如出一辙,而雷德利·斯科特却说自己从未看过原著。

·因为影片拍摄在极高的工作强度下进行,所以经常疲劳过度的剧组人员戏称本片为“Blood Runner”。

·片尾戴卡德和瑞切尔在乡间驱车的镜头取自斯坦利·库布里克在“闪灵”中未使用的镜头。

·片头场景曾被认为是在英国威尔顿的I。C。I。化工厂拍摄,而实际是源于绰号“冥府”的微缩景观模型。

·1982年,大多媒体对本片都恶评如潮,其中包括美国著名影评人Siskel & Ebert,10年后,两人一改初衷,盛赞“银翼杀手”。

·在拍摄普瑞斯攻击戴卡德的一段中,剧组聘请了一位体操运动员作替身,但正式拍摄前导演排练次数过多,以至这位女运动员体力不支,剧组只好又请来位男运动员拍摄这段镜头。

·戴卡德住所的设计深受美国建筑设计大师弗兰克·劳埃德·莱特的杰作恩尼斯-布朗之家的启发。

·当戴卡德阻止瑞切尔离开他的住所时,戴卡德将瑞切尔推到一旁,观众可以看出瑞切尔痛苦而震惊的表情十分真实,因为当时哈里森·福特动作过于用力,肖恩·杨被惹怒了。

·在2004年英国《卫报》所做的调查中,有60位科学家认为“银翼杀手”是影史上最棒的科幻片,口碑甚至超过了“001太空漫游”。

·在拍摄过程中,雷德利·斯科特将绘画大师爱德华·霍普的名画《夜鹰》的照片拿给剧组人员看,希望借此让他们领会影片所要营造的意境。

·为了建造出喧哗的街道场面,影片的布景中不仅有五六十辆交通工具,花花绿绿的霓虹灯,会动的人体模特,熙来攘往的人群,服装部更是找遍了二手货商店,弄到了大量的民族服装,创造了一个多种族、多民族济济一堂的壮观场面。如果仔细观察,你会发现里面有成吨的朋克青年、黑人、墨西哥人,穿着修女装的男人,扮成克利须那神的印度人,甚至有穿着军装的中国人。

·警察局是在洛杉矶的联合车站(Union Station)拍摄的。那里的建筑大的出奇,而且有很多的艺术装饰和新法西斯主义风格。但剧组人员在搭建Bryant的办公室时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他们把它建在了女盥洗室的门口,以致每次排戏的时候都有老太太客气地问洗手间用。

·警察的制服都是原创的,配有头盔式电脑监视装备,自带光源。

·片中那个制眼实验室其实是一个肉类加工车间。剧组足足用了两周的时间把它的温度降到零下4度(冻的太快会使混凝土墙壁裂开),终于,房顶上出现了两英尺长的冰柱。

精彩对白

Rachael:Do you like our owl?
瑞切尔:你喜欢我们的猫头鹰吗?
Deckard:It’s artificial?
戴卡德:它是假的?
Rachael:Of course it is.
瑞切尔:当然。
Deckard:Must be expensive.
戴卡德:肯定很贵。
Rachael:Very.
瑞切尔:非常昂贵。
Rachael:I’m Rachael.
瑞切尔:我叫瑞切尔。
Deckard:Deckard.
戴卡德:我叫戴卡德。
Rachael:It seems you feel our work is not a benefit to the public.
瑞切尔:好像你认为我们的工作对公众无益。
Deckard:Replicants are like any other machine – they’re either a benefit or a hazard. If they’re a benefit, it’s not my problem.
戴卡德:复制人不像其他机器,他们既是工具也是危险,如果他们是有益的,那便不是我要解决的问题。
Rachael: May I ask you a personal question?
瑞切尔:我可以问你一个私人问题吗?
Deckard:Sure.
戴卡德:当然。
Rachael:Have you ever retired a human by mistake?
瑞切尔:你曾将人类误当作复制人吗?
Deckard:No.
戴卡德:没有。
Rachael:But in your position that is a risk.
瑞切尔:但是你的工作很危险。
Deckard:You’re reading a magazine. You come across a full-page nude photo of a girl.
戴卡德:你正在看杂志,看见一整页裸体女孩的照片。
Rachael:Is this testing whether I’m a replicant or a lesbian, Mr. Deckard?
瑞切尔:戴卡德先生,你是在测试我是复制人还是同性恋吗?

Batty:I’ve seen things you people wouldn’t believe. Attack ships on fire off the shoulder of Orion. I watched C-beams glitter in the dark near the Tannhauser gate. All those moments will be lost in time… like tears in rain… Time to die.

Batty:“我曾见过你们人类无法置信的事情:战舰在猎户座的边缘起火燃烧;C射线在星门附近的黑暗中闪耀……所有这些瞬间都将湮没在时间的洪流里,就像雨中的泪水……死亡的时刻到了。”

Deckard:“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救我。也许在自己的最后时刻,他前所未有地热爱着生命——不仅是他的生命,也包括所有人的生命,我的生命。他想要的答案其实和我们困惑的问题毫无两样: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往何处去?我的生命还剩下多少时间?”

穿帮镜头

·Zhora撞碎玻璃时,明显用的是替身,而且右手拿着引爆血袋的机关。

·普瑞斯的头发在进入布拉德伯里大厦前是湿的,而当她随即走进大厦却变干。

·从照片可以判断,Zhora的纹身在右颊,而当她被戴卡德追杀,纹身却在左颊。

·当Zhora和普瑞斯的图像第一次出现时,对两人身份的解说张冠李戴。

·在片尾的楼顶场景中,贝迪放飞鸽子时正下着雨,而随后鸽子飞走的镜头中天空一片蔚蓝,没有丝毫下雨的迹象。雷德利·斯科特后来承认,是自己的疏忽所致。因为在拍摄这组镜头时,鸽子拒绝在雨中飞翔,他打算补拍,而之后却将此忘得一干二净。

·在戴卡德的住所中,瑞切尔所涂口红的颜色在红色和粉色间转变多次。

·在一段戴卡德同普瑞斯打斗的场景中,一些镜头中普瑞斯明显穿着裤袜,而其余镜头中则裸露着双腿,皮肤上还有汗水。

·片中的猫头鹰飞舞时发出振翅的声音,而实际上这种夜行猛禽飞行时是极其安静的。

·布赖恩特告诉戴卡德一共有4个复制人逃了出来,几分钟后又说一共有6人叛逃,其中一人被击毙,另外一人片中始终未作交待。原来起初剧本上还有另外一个复制人角色Mary,后来受时间和经费的限制最终未被采用,据演员透露,当时已经重新录制了涉及人数的对话,但不知为何导演最后并未全部使用,导致了自相矛盾。

幕后制作

1982年,一部名为“银翼杀手”的影片在美国上映,但因为其阴暗压抑的影像风格和缓慢凝重的节奏而掌声寥寥,刚经历了几部娱乐巨作强烈视听冲击的观众很难对这样一部灰色晦涩的影片产生兴趣,评论界也恶评如潮,甚至因“星球大战”和“夺宝奇兵”而如日中天的哈里森·福特自己也承认片中没有任何发挥的空间……但现在,这一切都成为了过去。这部被众多影迷和科幻迷认为最被忽略的老片终于在时间的流逝中发出了光芒。2004年,由英国《卫报》发起、由60位顶尖科学家参与投票的电影史上最佳科幻片的评选中,雷德利·斯科特的这部1982年的经典作品“银翼杀手”以最高票数当选影史第一。

这部后现代的经典之作是雷德里·斯科特继1979年的“异形”之后贡献给科幻片的第二部里程碑式作品,其意义远大于2002年他获奥斯卡奖的“角斗士”,在科幻百片名单上排名仅次于“2001”,不但有大量影迷,更有不少研究它的专著问世。该片虽然情节简单,内涵密度却极高,讲述了科学、伦理、生命、本能、爱与恨、生与死的诸多问题,还涉及到了灵魂,即永恒,以及生命的最终归宿和身份的自我认同,这种对人和人价值思辩的科幻哲学探索理念影响了之后的如“终结者”、“骇客帝国”等众多科幻巨制的影片。片中阴暗的天空、潮湿的街道与大屏幕中日本歌伎单调的吟唱映衬出潜伏于人们心中的躁动与不安,“银翼杀手”戴克(Deckard)的阴郁和不苟言笑,人们的冷漠麻木与主人公对追杀对象的爱形成强烈反差,这一切无不透露出人们心中隐藏于的对于未来的恐惧,对造物者的质疑以及对于自己身份认知的不确定感。

当戴克尽忠职守地必须不择手段结束这些比他这个能力高超的人上人还更厉害的复制人时, 导演的镜头并不是像先前动作片一般转向胜利者,而是久久地凝视复制人痛苦的哀嚎与死亡后的破碎身体。在追杀复制人卓拉( Zhora)的那个长镜头里,穿着透明雨衣的卓拉一路奔逃在服装店中,当她中枪倒下时,雨衣飘了起来,仿佛天使的翅膀;在与复制人帕丽斯(Pris)的打斗中,她不慎中枪躺在地板上像中风病人一样疯狂地抽搐,一边歇斯底里地叫喊,看来她是如此充满生命的精力,如此不甘心死亡;而完美的复制人洛伊则暗示《圣经》对耶稣的描写:一个完美的人被创造出来替人性受难,最后为拯救人性钉身十字架。洛伊从钢筋中拔出长钉刺入自己手心以阻制生命衰退带来的痛苦,但他正是用这只刺钉的手将德克拯救,然后含泪说完那段哀婉的独白,才头颅低垂,尊严地死去。“我见过你们人类无法想象的事情,在烈火中攻击船只,我看过海中电波在黑暗里喋喋不休,那些时刻将在时光的洪流中消失,就像雨中的泪水。”这段仿如哈姆雷特对生死追问,恐怕是科幻电影有史以来最具悲剧力量的独白。

英国干细胞研究专家斯蒂芬·明格尔(Stephen Minger)说,“银翼杀手”是他看过的最好的电影:“整部影片的概念远远地超越了它所处的时代,而故事的命题–我们到底是谁?来自何处?——又是如此亘古而永恒。”小说原著作者菲力普·K·迪克(Philip k. Dick)也曾这样说过:“在我看来,这个故事的主题是戴克在追捕人造人的过程中越来越丧失人性,而与此同时,人造人却逐渐显露出更加人性的一面。最后,戴克必须扪心自问:我在做什么?我和他们之间的不同本质到底是什么?如果没有不同,那么我到底是谁?”

超前的未来景观与建筑影响

斯科特对画面惊人的敏感成为其后作品的风格,他将“异形”的设计思路搬到洛杉矶,创造出一个乌烟瘴气、永远灯火阑珊的未来世界,被后现代理论称为“奇观社会”的“真正的沙漠”。片中2019年的洛杉矶实际上是一个由广告牌上的日本女郎、黄皮肤的街上行人、奎师那知觉派信徒以及中文字符等“东方元素”构成的亚洲城市。片中永远都是湿漉漉的阴雨绵绵、堡垒式的巨大建筑、冰冷的机械设备,满地垃圾的街头风景。男主人公穿着雨衣在强烈的灯光、无边的迷雾和巨大的暗影间孤独行走于弃楼丛中,神秘女主角高高的垫肩则显出古典而夸张的“人”的尊严,又永远笼罩在香烟的谜雾和百叶窗的阴影里。这种挤满物质质感与密度的未来景观预告了“电脑朋克(Cyberpunk)”这一前卫科幻类型的诞生,使威廉·吉布森几乎放弃他的电脑朋克的开山经典“新罗曼史”(Neuromancer)的创作,因为二者对未来的设想如出一辙。

“银翼杀手”对未来的设想极为细节丰富,精致的特效制作几乎没有任何破绽,东西合璧的布景营造出视觉奇观。影片中前卫的理念与精巧的特效设计模式对电影工艺的发展乃至真实人类世界的工艺风格都产生着巨大的影响力。片中Tyrell公司的大楼结合了古埃及、玛雅、阿兹台克人的金字塔建筑风格,外壁刻有被酸雨腐食的金属图案,高达800层,金碧辉煌,无比宏伟;实际上是个2英尺半高的模型,底座8平方英尺,顶部2平方英尺,比例尺大约1:1000,内部装有塑料光管。而片中出现高达3000英尺的摩天大厦具有一种丑陋的未来实用主义的美。这些大胆而具有想像力的城市景观塑造可谓是前所未有的突破,那些奇思妙想的创意甚至极大的影响到了20世纪末的建筑风格。

菲力普·K·迪克其人

菲力普·K·迪克被誉为世界上最伟大的科幻小说作家之一,终身用科幻探讨什么是真实、我们何以为人这样的大问题,声称身为科幻作家却对科学一无所知,没有令人尊敬的专家头衔,只能跻身于低级的街头读物写手之列。今天迪克在西方已被尊为深刻洞察人性、观照未来的先知,《滚石》杂志宣称:“迪克的科幻思想在任何一个星球上都是最为杰出的。”科幻小说的最高奖项之一的“迪克奖”即是以菲力普·K·迪克的名字命名的。迪克的生平代表了大多数科幻作家现世的命运,从15岁起他就一面做着唱片店的店员一面用余暇时间写作,身后固然无限风光,但在有生之年,无数的精彩之作却常以仅仅25美金一篇的价格批发贱卖。迪克说:“我是职业科幻小说家。我与幻想为伍,我的人生就是一个奇思异想。”对于在“奇思异想”中度过的一生他自己倒是从没有更多的抱怨。

“银翼杀手”根据菲力普·K·迪克1968年的小说《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1968)改编,讲的是核战后的地球只剩下少数人,在这些人当中,拥有幸免于难的动物成了身份的标志。利克只有一只电子羊, 他梦想着拥有一只真正的羊。这时,外星移民地的几个机器人逃回地球,杀死他们成了利克实现梦想的唯一机会。小说原著中更有许多深刻微妙之处电影无法传达。

1963年,迪克出版了《高塔中人》(The Man in the High Castle)这是他最有影响的长篇科幻作品,获得了当年的雨果奖。这部作品描写的一个虚实颠倒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美国成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败国,被德日两国分别占领,然而这个世界上却流传着一本名为《母蝗横卧》的书,书中描写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包括美国在内的同盟国的胜利而告终。《高塔中人》可以说迪克把揭示现实虚伪性的主题挖掘到了极致。

除了“银翼杀手”,根据菲力普·K·迪克小说改编而成的电影还有“全面回忆”、“第二选择”、“冒名顶替”乃至前两年由斯皮尔伯格导演、阿汤哥主演的“少数派报告”。


Dangerous Days: Making Blade Runner 银翼杀手幕后 2007年

2007年,“银翼杀手”上映25周年,制作的访谈纪录片,再现银翼杀手制作始末。

这部权威的纪录片揭示了“银翼杀手”的演员阵容,制作团队,幕后花絮,当时影评人的评论和其他导演的争议,挖掘其在好莱坞历史上留下的遗产;并深入探究电影 – 从文学原著,电影立项,拍摄制作,到后期视觉和特殊效果,阐述“银翼杀手”巨大影响力的电影里程碑意义。


Blade Runner 2049 银翼杀手2049 2017年

本片发生在前作30年后,新的银翼杀手、瑞恩·高斯林饰演的洛杉矶警察K发现一个足以颠覆社会的惊天秘密,这个发现让他开始寻找已经消失匿迹30年的前银翼杀手瑞克·戴克(哈里森·福特饰)。

“银翼杀手2049”北美好评如潮,成为受人期待的科幻力作。制片人雷德利·斯科特、导演丹尼斯·维伦纽瓦、主演瑞恩·高斯林与观众一同探寻“银翼杀手是什么”,对于高斯林所饰演的银翼杀手“K”来说,这更像是一场“认识自我”的灵魂之旅。中国内地已定档11月10日。

今年“寻根溯源”版幕后特辑三部曲,首次披露了从第一部“银翼杀手”到“银翼杀手2049”之间的故事脉络,很大程度上完善了银翼杀手的世界观。从前作时间线的2019年,到续作的2049年,30年之间,银翼杀手的世界已经从本质上截然不同,复制人不断更新换代,而猎杀复制人的银翼杀手也悄然升级,变得比以往更加复杂。特辑中披露,复制人即经过生物工程改造的人类,最初由泰瑞尔公司设计制造并作为奴工使用。但经过一连串的暴力叛乱,制造复制人已被禁止,泰瑞公司破产了。多年后,实业家南德·华莱士收购了残存的泰瑞尔公司,并制造出新一代服从指令的复制人。许多幸存下来的老一代复制人遭到了猎杀并被强制“退役”了,而那些猎杀复制人的人被称作“银翼杀手”。

前作导演、该片制片人雷德利·斯科特谈到,在“银翼杀手”这部电影中,“故事逐渐衍变成他发现自我的过程”。据了解,在1982年的前作中,影片一开始便亮出了“我是谁?人还是复制人?两者有何区别?怎么证明自己是人?”的主题,最终,影片在复制人与人类身份的反复追问中,指向了人类自身定位和自我价值的永恒话题,这也正是前作能够成为影史经典的原因。时隔35年之久,“银翼杀手2049”作为经典重启之作,究竟如何续写故事,如何再度对人工智能的命题发挥想象,值得期待。


公社源版收藏,本周活动放映!

期待您的补充,我们想听到你的声音,咖滋特等你哟~



活动通知:微信、新浪微博、QQ微博
文章推送:官网、微信公众号、QQ空间

【机缘】
咖滋特官网:http://kazite.xyz
腾讯微博:http://t.qq.com/kazite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kazite
QQ:3305953099 微信:K3305953099
微信公众号:添加「咖滋特」或「KZTisc」

我们的坚持来自您的支持 4 ♡ 感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