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音乐论(第1章-第12章)

第五章:「桜坂」的经典度

日本人经常说「这个政府代表不了我」,或许这句说话也能代入至唱片销量当中,「这个ORICON不能代表了我喜欢的作品」。我不仅是说在2012年这世代比较极端的销量状态,将时间轴推至十年、二十年前,不少乐迷仍然会有这个想法。而日本政府内只要是控制国会党派的议员就有可能成为首相(从「CHANGE」里学会的),由于不是一人一票,所以民意调查也变得重要。如果说唱片销量等于国会的投票,那么一众电视节目所选的「经典曲Top 100」等就如同民调了

(那也很相似之处,投票也特地走出投票站投票支持,民调不用;销量也要特地买唱片以计算,这些Ranking也不用)。说了那么多题外话,只想说明歌曲能否历久常新、能否经历时间洗礼,销量极其量只能看到在发售当时的情况,乐迷会否持续爱一首歌曲,还需其他途径去证明。 「桜坂」就是一首这样的歌曲,当日销量高,后来的Ranking也居高不下,然而还需什么东西去证实这是一首真正的经典曲吗?

对于像「桜坂」这么一个例子,我们事实上还需去证实它是否货真价实的经典曲的。

我们先去了解一下这首歌曲的背景。 「桜坂」作为「未来日记」的主题歌– 当然这并不是现在放映中的电视剧「未来日记-ANOTHER:WORLD-」,这「未来日记」是TBS系综艺节目「ウンナンのホントコ!」的其中一个人气环节,而主持这节目的组合为ウッチャンナンチャン(南原清隆、内村光良),这对在九十年代超人气的主持的事迹都不多不少地影响着大中华乐迷:他们曾经分别是Black Biscuit、Pocket Biscuit的成员(当然这两队组合也其实他们节目的一部分);就是他们的节目令Beyond黄家驹发生意外(当时和家驹一起跌下舞台的是内村);本港某电视台曾购买他们极人气节目「炎のチャレンジャー」(港译「一级奸巴爹」)。事实上ウッチャンナンチャン在九十年代众多主持节目中,「ウンナンのホントコ!」收视率并不算得理想,「未来日记」人气不仅是奇芭,也造就了几首剧中歌的成功。

有关「未来日记」节目内容,它是一个真人Show,只不过较为特别的是主人翁要跟着预定剧本去做,就是所谓的「未来日记」而构成的爱情故事。由于一早已有剧本编写好故此戏剧性很浓,因此有需要歌曲去衬托。节目初期用了以前的歌曲,直至「未来日记III」时用了鼎鼎大名的「TSUNAMI」、再经过了「桜坂」、GLAY的「とまどい」,一个综艺节目内短短的环节衍生出三首百万单曲,其中两首更突破二百万,成绩斐然。

时间一晃转眼已经十年,「桜坂」仍然是各种Ranking的大热之选,基本上所有有关经典曲的选举,它总不离十大甚至三甲,当然好像是「应援曲Ranking」(它没什么应援成分)、「夏之歌Top 100」(这是春之歌吧)等等会除外吧。因为「桜坂」的出现,它发售的往后几年出现了很多有关樱花的作品,如森山直太朗的「さくら(独唱)」、河口恭吾的「桜」、コブクロ的「桜」等,当时大抵只单纯认为日本人喜欢樱花为主题的歌曲,不过如果将时间轴放得宏观来看的话,从来没有一个时期比2000至2006年间有那么多樱花歌曲吧,「桜坂」是这个樱花歌曲主题兴起的源头。

其实很容易找到很多证明「桜坂」是经典歌曲的例子,不过笔者认为两点减却了它的经典性。第一就是以上所言「未来日记」是「桜坂」当时大HIT的契机,在经历了「TSUNAMI」的完全压倒性的热潮后,乐迷买「桜坂」这张单曲变得是自然不过的事。当时笔者的经验也是如此:非常自然的购买了「桜坂」,当时没有特别原因要买,但就是想买;而且在当时的态度是单曲没什么必要时尽量不会买(其实这个态度对台港乐迷而言这么多年来是共通),这单曲就好像存在一种魔力让人购买了。虽然这个说法很不科学化,但是「未来日记」开始到「TSUNAMI」到「桜坂」,相继大热竟然是一种不可思议的事。

第二,主唱者是那个大热男福山雅治。福山雅治在九十年代经历学习摄影后的一段短暂低潮期,从来都是日本艺能界最炙手可热的人物。那个「日经Entertainment」艺人权力排行榜曾三连冠的人物,使他唱的任何歌曲的经典度都减低了,就是说他的锋芒已大于歌曲,更重要的是他现在还在红,说「桜坂」是经典曲可不像「神田川」「浪漫飞行」等那样够说服力及纯粹。上个月「Music Station」选「春之歌Top 100」「桜坂」荣登第一位,笔者深信如果「桜坂」不是福山唱的话,绝对不能赢到第二位松任谷由实的「春よ、来い」(因为我认为这首歌非常接近日本人对春天的理解),那当然,福山出席当集的节目也是个非常重要的影响因素。

「TSUNAMI」在前,福山在后,或许只有时间才能证明「桜坂」是否一首货真价实的经典曲。

世界和我爱着你 46 ♡ kAzite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