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音乐论(第1章-第12章)

第十章:FUNKY MONKEY BABYS-团员吉祥物化

main-photo2004年组成的FUNKY MONKEY BABYS,成员包括有ファンキー加藤、モン吉、DJケミカル,于2006正式出道。虽然FUNKY MONKEY BABYS在出道时多被人认为是一队Hip Hop组合,然而乐团中后期却没有多少歌曲含有Hip Hop成分。因此两位成员ファンキー加藤及モン吉的身份并不是MC,而是Vocal。再加上并不十分肯定是否在做DJ的DJケミカル。三位团员组成的组合在2000年代后期红极一时,可惜在2013年由于DJケミカル要继承家族庙宇而步向解散之途。

在他们宣布解散时,电视上不少乐迷都表示可惜,其中一位乐迷更加明言「这也是没有法子的事,谁叫他们三位一体呢,FUNKY MONKEY BABYS少了DJケミカル就不是FUNKY MONKEY BABYS了」这样说。但是大部分人都会知道FUNKY MONKEY BABYS内DJケミカル不仅不是主唱的那一位,甚至不安于位得连他DJ位置也甚少在做。在理论上来说没有他的话,乐团应该可以继续运作下去。他平时在舞台上他在最为人熟悉的工作,简单而言就是搞气氛,这个角色定位令他慢慢成为不仅成为不可或缺一员,甚至是最重要一员。タモリ曾经在Music Station内调侃他:整个演出内都没有碰过唱盘呢。这句说话大抵已经可以总括DJケミカル是个怎样的「乐手」。

这类型的「乐手」,于DJケミカル出现前后,可以说是越来越流行。这种乐团团圆存在的价值,已经超越了本身的音乐技术。这种团员现在随意数已经数到不少,如ゴールデンボンバー的樽美酒研二、SEKAI NO OWARI的DJ LOVE、グッドモーニングアメリカ的たなしん、ゲスの极み乙女的ほか.こいか等等,这种独特存在的团员可以说是越发常见,这现象我姑且称之为「乐团成员吉祥物化」。

无独有偶,近这三四年,日本日本地域化吉祥物(当地キャラ)的人物也到达了一个顶峰,其中くまモン以及ふなっしー为俵俵者。不知是否受到这个热潮所影响,不少乐团「推举」了他们中间其中一员成为「吉祥物」。这做法有不少好处,我认为最优就是做到相当不错的宣传效果。 DJケミカル首次出现在Music Station令人记忆犹新;SEKAI NO OWARI的DJ LOVE当初可能纯粹不想给人看到其真面目而戴上面具,结果反而成为SEKAI NO OWARI最给人谈论的出发点,例如:「这队就是有小丑的那乐团。」

再者,这种角色存在也可以成为乐团团员间的润滑剂。成员间在创作歌曲或是做音乐时基本上容易造成冲突,甚至这种有机会为艺术创作争执而走上解散之途。有了这种成员的话,往往靠这些成员化解这些纷争。早在很多年前桑田佳佑已经说过,如果没有野沢秀行在的话Southern All Stars说不定早就解散了,正正就因为野沢属于这种润滑剂角色。更说不定他是第一代「乐团成员吉祥物化」的其中一员。

在CD等纯音乐商品渐见息微的时候,视觉影像与音乐互动实为大势所趋。其实在ミリオンセラー时代,乐队歌手幕后团队已经开始在音乐以外方面建立自己形象,最常见当属创作属于歌手乐团自己本身的标志。 B’z的images流行了多年,中间式样试过改变了几次,以我所见好像结果都不算得上好,所以现在这个广受人认识的Logo继续用下去。也有些歌手会将自己的MV的风格统一化,就出名的例子首推宇多田ヒカル与前夫纪里谷和明在2001-2004年一系列的合作。也有些如ASIAN KUNG-FU GENERATION将自己唱片封面全部交给同一插画师(中村佑介)去做等等,无非都是想自己乐团有一种独特性存在。经过了十多二十年的发展,如何去标识这种独特性,变成由乐团的其中一员去执行。

世界和我爱着你 46 ♡ kAzite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