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乐界九十年代(第1章-第50章)

第二十八章:93年的日本音乐概论

在93年世界政坛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美国新总统克林顿上台、日本自民党倒台,继任的细川护熙执上这个烂摊子。乐界方面,作曲家服部隆一及歌手藤山一郎相继去世;香港乐团beyond主音黄家驹在番组录影时,发生意外而死亡的事件,更震动台港乐迷的心灵。93年的确是多事之秋。相对来说流行乐界是平静得多。CHAGE & ASKA和B’z继续争夺王者之位,但战场已移至单曲榜上,DREAMS COME TRUE,松任谷由实等仍以巨星的身分出现。然而较为特别的是,一间身兼制作及发行的唱片公司─BMF异军突起,旗下歌手不仅能与上述乐团争一日之长短,甚至是霸占了市场的大部分。他们旗下的歌手如B’z,ZARD, T-BOLAN, WANDS, DEEN,大黑摩季,TUBE等在93年无不大红大紫,93年2月22日的Oricon单曲榜由T-BOLAN的「おさえきれないこの气持ち」夺得冠军开始,直至7月19日为止(冠军单曲是WANDS的「恋せよ乙女」),合共21周都由BMF的歌手取得冠军(其间只隔着CHAGE&ASKA的「Yah Yah Yah」、年间专辑,总销量冠军亦为BMF阵内的内关,ZARD雨胜WANDS,年间单曲榜Top 10 有6首为BMF的歌手…威水史可说是数之不尽。由于本连载的第20章巳详细地叙述他们当红的原因,故这里不再重覆。但特别要再度提及的是,BMF的策略问题。BMF所用的策略,是不断地「疲劳轰炸」乐迷,当他们的人气度极高时,便加大推出唱片的密度,而BMF旗下所有的歌手的风格亦相若,那么便可以在短期内将乐迷「洗脑」,从而将销售数字提。这个策略后起的producer大都乐于采用,其中小室哲及つんく更是其表表者。所以说,BMF的出现,实是促使了小室哲哉的成功;而つんく所用的“监制策略”,甚至比小室的来得更彻底。就这样,九十年代的日本主流音乐大抵上巳经可以连成一线。然而,BMF在九三年间所抓起的,是波澜、是涟漪,抑或只是昙花一现,那就必须由各位的理智去定夺了。若要举出93年重要的乐曲,本人会数the Boom的「岛呗」和ZARD的「负けないで」。「负けないで」可以略说,因为这首歌重要的地方是使全日本掀起“BMF军团”的浪潮,本人在多篇连载皆有提及。「岛呗」的主唱乐团the Boom以前名不经传(或许诸位对之亦印象模糊,但若有看过「二千年之恋」的话,应会记得那古板的刑警,那便是the Boom的主音宫泽和史),而「岛呗」未single化之前,专辑『思春期』亦有收录「岛呗」,但『思春期』的销售成绩并不理想的,可见「岛呗」在93年7月单曲化而大红,是突然掀起的热潮。「岛呗」大hit的主要原因实不可考,但它所带来的影响是带动在九十年代中后期的冲绳热。「岛呗」之所以与冲绳扯上关系,全因为「岛呗」除了原装的版本外,更推出了冲绳语的vision;而编曲亦用上sanshin这个冲绳的乐器。这首歌推出以后大受欢迎,两个版本加起来约卖出了150万张。「岛呗」连带起一队全冲绳人,玩的也是冲绳音乐的女子组合ネ─ネ─ス的崛起(可惜现在巳解散);冲绳的旅游事业也兴起来。由于旅游事业的兴旺,星探才开始从冲绳发掘新人,造就了一班冲绳歌手加安室奈美惠,SPEED,Kiroro等的出现。现在香港流行的Rave Party(港报章译之为「狂野派对」)大约在十年前于英国首先发起,大约在93年间传入日本。由于民族主义的作崇,故Rave Party里也要有日文的歌曲播放。于是一些创作电子音乐的创作者就乘时崛起,小室哲哉时势造英雄,推出了新组合trf(tetsuya rave factory之略)。trf大红之后,小室哉就开始了作监制的生涯。另外,93年亦展现了歌手们爱心的一面。北海道旁的奥尻岛发生大地震,歌年们如渡边美里,小田和正等响应赈灾活动而出席演唱;93年爱滋病蔓延的情况严重,桑田佳佑一呼百应,众歌手在12月1日世界对抗爱滋日,于全国多处地方举行演唱会筹款。那些演唱会尽显了歌手热心社会公益的一面。

世界和我爱着你 170 ♡ kAzite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