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gazone 23:Matrix的启示录

《无限地带 23》(メガゾーン23,Megazone 23)是个三部曲(Trilogy):

PART I 发售于1985年3月9日,同年3月23日于影院上映;

PART II 《告诉我你的秘密》(秘密く·だ·さ·い, Project Card) 则先是于1986年4月26日在影院上映,而后才于同年5月30日发售了OVA(这还叫不叫OVA!?);

PART III 则被拆成了两部分,《夏娃的觉醒》(イヴの目覚め,Awakening of EVE)和《解放日》(解放の日,The Day of Liberation),并采取了这样独特的配给模式:先是于1989年9月28日发售了影片前半部分《夏娃的觉醒》,之后于同年11月25日在影院上映了完整影片,最后才在同年12月22日上市发售了影片的后半部分《解放日》。

《Megazone 23》这种独特的配给模式,有点像美剧新季开始前在网络上出现的泄露版(PreAir)现象,可以说是种强势的宣传(推销)手段,先看看群众反应如何,然后咱再大规模圈地捞钱;因此,就现在看来,这也仍然是种相当高明的手段。此道对国产动画的商业化同样有着莫大的启示,国人完全可以引以为鉴,如果真的有心想做大的话。

另外,更重要的一点,它并不以TVA/OVA/剧场来区分质量,对于它来说不管是何种配给方式也都不过是一种倾销的途径划分而已;但这绝对是一个被认真对待很有心意很有爱地生产出来的东西——而这种精神更是中国动画从业者们需要借鉴和学习的。与其整天唠叨着没钱国家政策限制什么的,不如学习大友克洋徒手狂画不止感动投资方的那股精神,有那股劲头还有什么奇迹是不能创造的?最怕的仍是没有制造怪物的信念,最怕的是心中没有怪物,最怕的是再勤奋地用食指顶着自己的额头叫嚣着观众开枪却仍然不能成就妖孽。不过,这种情况可能正是现在多数中国动画从业者的现状,被别人牵着鼻子走,过去,现在以及将来很长的一段时间,个人可能有很多的想法,却没法静下心来总结的打算或者说无从打算,想法变不成故事板,于是一直不知道自己打算生出个什么样的怪胎来。这个世界如果不存在畸形的话,那么这个世界本身就是畸形的……i don’t know wat hell i’m talkin’ abt

PS.PART I 1985年3月23日影院上映,言外之意是,吊死了也要跟23扯上点关系,因为这是Megazone “23”……

PART I 一种范本:世界观的典型性·不止一个经典的始作俑者·不时离题

《Megazone 23》(1985/1986/1989)的故事大致上会给人留下这样的印象:《楚门的世界》(The Truman Show,1998),《黑客帝国》(the Matrix,1999/2003),《移魂都市》(Dark City,1998),《变形金刚》(Transformers G1,1984)……

首先,这是早期的“机械变形”题材之一,《Megazone 23》中的变形设定只有一种名为格兰度(Garland)的摩托,所以它不像变形金刚那样什么交通工具都搀和一脚,也不像Macross中那样整艘太空船舰都能变成个巨无霸摆设然后在绿毛和女王的飚歌串烧中进行人虫大战。

《Megazone 23》比“Transformers”系列和“Macross”系列都要晚个几年,也没形成一个庞大的系列TVA/OVA/剧场/真人电影满天飞(虽然它完全有这个资质)。虽然不能说清楚它们之间的关系是互为影响,还是有承前启后的关系,但《Megazone 23》与Transformers和Macross的变形设定还是存在着不同的定位,Transformers的变形完全是为了娱乐性,Macross的持续变形则完全归功于神棍河森正治的执念,而Garland的变形设定更像是高桥良辅《Flag》中的变形坦克HAVWC(强化装甲服,High Agility Versatile Weapon Carrier)这种类型——当然还是要比后者要花俏的多,但还是有一种现实化的倾向,特别是把它置身于它的整体世界观下时;不过,相比起《战斗妖精雪风》,《Megazone 23》的变形设定与世界观的结合度仍然是十分的不靠谱,按照我的看法,Garland的设定对剧情也并非十分必要,只不过是为了增加一点场面的激情度而做的努力。

正是因为以上种种“变形并非重点”的假娱乐行为,让《Megazone 23》的变形光辉被他同时期的兄弟们给淹没了,而IMDB上那不过半百多一点的评分人数便是佐证。不过也幸好如此,如果让Garland喧宾夺主,《Megazone 23》就会变成大杂烩,那么它的地位就尴尬了,虽然这样极有可能吸引更多的人注意它。

其次,也是重点,《Megazone 23》无疑是虚拟现实(Virtual Reality)题材的元祖之一,充满了各种激情的赛朋克(Cyberpunk)元素。这是一个世界观以及更多的细节设定远远比故事要来得重要的多的样本式存在(这也是为什么我不打算recap一遍故事情节的主要原因了,因为故事本身并不是重点);而对后世影响深远的也正是它的世界观以及诸多细节设定。

如果说Transformers和Macross我们还不能确定它们是否与《Megazone 23》存在着相互影响,那么the Matrix,Dark City……不管是从设定还是立意上多少都存在着对《Megazone 23》的发展、借鉴甚至是抄袭。

The Truman Show是其中与《Megazone 23》联系最弱的,但虚拟现实的立意还是有点雷;只不过是前者的故事发生在地球,而后者的故事既发生在太空(前两部)又发生在地球(第三部,伊甸城的设定);因此,相比起来还是Alex Proyas的电影Dark City来的更有联系性。

Dark City被圈养的悬念式设定以及悬念的发生地设定与《Megazone 23》如出一折,甚至氛围上的营造比后者来的更为出彩——cyberpunk通常都会透着一点反乌托邦的气息,叫人着迷;事实上,押井守的宗教故事《天使之卵》中的世界观设定也与此相当类似,这是个1985年的OVA,与《Megazone 23》PART I是同期的作品,押井守的《迷宫物件 File 538》(1987)也表达了相似的对存在产生困惑的主题。这种很雷的点子在同一时期集体浮出水面的现象非常像二十世纪末期到二十世纪初期的“Cyberpunk & Virtual Reality”狂潮:the Matrix,Dark City,eXistenZ,The Thirteenth Floor,The Cell,Avalon,铃音,灰羽连盟,攻壳系列……

对Matrix的好感度一直都不怎么样,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因为导演讲故事的风格不感冒的缘故,相对来说我更喜欢同时期的The 13th Floor、Avalon、eXistenZ这样的作品;看过《Megazone 23》的人,恐怕还可以加上这么一点:那两兄弟拼凑(贴金行为)实在是太让人不耻了!

如果说Matrix的三部曲节奏是“1、1、2”拍,那么《Megazone 23》三部曲的节奏就接近于“1、2、1”拍。Wachowski兄弟(不对,现在是姐弟了)拍三部曲的初衷肯定是因为受了《Megazone 23》莫大影响,你看,他们甚至都是前后花了四年时间才完成(指的是第一部与最后一部影片的上映时间间隔)。

当然那只是个巧合,但你应该看一下以下的巧合,就是前头说到的所谓“1、1、2”和“1、2、1”结构的意思:众所周知,Matrix的后两部Reloaded和Revolutions同一年年首年底上映,剧情联系的紧密度甚至可以把Matrix Trilogy变成二部曲。而《Megazone 23》的前两部也同样是紧密相关的,相同的主角,故事都发生在重返地球的太空船里,时间跨度不过五年;到PART III的时候故事则发生在千年后的乌托邦之城伊甸中——离一下题,这样的城市设定,男球(manglobe)的TVA第二作Ergo Proxy中的苍穹城市不能说完全没借鉴过该作,而在Matrix里,那无数的机械和钢铁管道纠缠起来的阴郁萧瑟的现实未来也几乎是照搬自《Megazone 23》的。《Megazone 23》有点像是一部被截取了三个片断的史诗的一部分,而Matrix首部曲与后两部的关系则更加像Batman Begins和The Dark Knight的关系,都是先把世界观引出来,然后放肆地讲刺激的故事,当然Wachowski姐弟玩的远没Christopher Nolan那么尽兴、出色。

Matrix的本意是子宫、母体、孕育生命的地方,同时,在数学名词中,是指矩阵用来表示统计数据等方面的各种有关联的数据;而在《Megazone 23》里,控制Megazone 23的电脑BOSS叫巴哈姆特(Bahamut或Bahamuth)。幸亏Wachowski姐弟找到了Matrix这个词,不然我们现在知道的可能就是Bahamut三部曲了。

不过,《Megazone 23》中的巴哈姆特(Bahamut)的典故又来源哪,有什么意思呢?

以下这段是可以从网上找到的:

Behemoth(贝希摩斯,圣经中一种类似于河马的巨兽、庞然大物)的复数形式“Bahamoh”在流传到阿拉伯之后被误写为“Bahamut”,关于它的传说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巴哈姆特的传说代表着阿拉伯人的宇宙观,巴哈姆特形似巨鱼,飘浮在一片没有泡沫的汪洋大海上,在它的背上是一头巨牛,牛背上扛着一座红宝石山,山上有一天使,天使头上是六重地狱,地狱之上是地球,地球上面是七重天堂。在巴哈姆特的身下是一望无际的海洋,海洋下面是黑暗的深渊,再下面是火的海洋,最下面爬着一条巨蛇,如果不是因为惧怕真主阿拉,这条蛇会把所有的创造物都吞入肚中。巴哈姆特是如此之大,人的视线根本无法达到,《天方夜谭》第496夜的故事说,耶稣在看过巴哈姆特之后,曾经昏倒在地三天三夜不省人事。

博尔赫斯《想象中的动物》中也有一段关于巴哈姆特的描述,基本上跟上面的叙述没有什么出入:

他们把它从一只河马(原文就是Behemoth)或大象的形象变为一条漂浮在一片深不可测的汪洋上的鱼;他们在鱼上面放了一只公牛,公牛之上是一座红宝石山,山之上是个天使,天使之上是六层地狱,地狱之上是大地,大地之上是七重天堂。某种穆斯林传统在这里起着作用:神创造了大地,但大地没有根基,所以他在大地之下创造了一个天使。但天使没有立足之处,所以他又在天使脚下创造了一座红宝石峭壁。但这座峭壁没有根基,所以他在峭壁之下创造了一头天生四千只眼睛、耳朵、鼻孔、嘴巴、舌头和脚的公牛。但这公牛没有立足之处,所以他在公牛脚下创造了一条名为巴哈姆特的鱼,在这条鱼之下是水,在水之下是黑暗,而人类的认知无法到达黑暗之外。

我们得知伊撒(耶稣)有幸看到了巴哈姆特,伊撒晕倒在地上,直到三天三夜之后才恢复知觉。

故事继续讲述道,在这条不可以凡间尺寸衡量的鱼之下是一片大海,海之下是天空的巨大裂口,再下面是火焰,火焰之下,则是一条名唤法拉克的大蛇,它的口中装着六层地狱。

红宝石山是公牛之上,公牛是在巴哈姆特之上,巴哈姆特又在其它什么东西之上,这种概念看起来像是对证明神存在的宇宙论的图解。这种论证认为所有的因都由更前的因引起,而为了避免推究到无穷无尽,第一因是必要的。

我们可以认为Cyberpunk是一种变质的“神控论”,因为“cyber”一词来自希腊语“kubernetes”,意为“舵手”——指的就是一艘船,一个系统或一个世界的控制者,Bahamut就是Megazone 23的舵手;再加上Bahamut它本身所蕴含的意义:一个世界建立在另一个世界上,另一个世界又建立在别的世界上,而最上面的世界也将是别的世界被建立的基础。“巴哈姆特”所体现的世界观其实就是对《Megazone 23》世界观的一个暗示以及补充,而Wachowski姐弟则只不过是把这种概念延展开来了——也许他们还真的看过某些博尔赫斯的小说,比如说上面提到的《想象中的动物》,比如说《沙之书》,比如说《环形废墟》。

总之,你瞧,就算是Matrix那最迷人的哲学部分,现实和虚拟现实和虚拟现实层层相套的概念其实也是受此启发。因此,Matrix真的不是什么哲学教科书,它不过是本借鉴了许多别人的点子装帧华丽并且非常厚的娱乐小说而已。

此外,另外一些众所周知的事实:像脑后数据插槽(先不说攻壳也玩过了)、被电子乌贼一样的敌人追杀,触手系的机器杀手(这种东西在AIC社的“AD POLICE”系列中也有出现,这是在所难免的,因为他们的机械设定同为荒牧伸志,就是后来监督CG大作Appleseed系列的那位)等等在Matrix中令人印象深刻的场景、元素,其实都在《Megazone 23》中早用滥了。

和下面的H场景一起,完全是梅津泰臣的style,很黄很暴力

所以,说穿了Matrix也就一致敬之作,你看人家用的“锡安”也不过是《Megazone 23》中一个劫网者(黑客)的名字。

(这部分最后再跑下题,很难说,大友克洋的《Akira》是不是也有向《Megazone 23》致敬的意思,不说它的整体风格,说个细节,在《Megazone 23》中有一个很不起眼的配角就叫Akira。当然,也不排除这个名字在日本拥有张三李四的地位。)

PART II 杂谈·继续离题万里的狂想

谭校长的《爱情陷阱》疑似翻唱于《Megazone 23》 PART I中的一首插曲,宫里久美的《越过悲伤的背面》(背中ごしにセンチメンタル),两者作曲皆为芹泽广明。我没有特意去找来对比过,不过据知情人事的说法,真相是这样的,这两首歌主歌旋律大致但副歌大相径庭,大致的意思就是说芹泽广明吃两家茶礼,把同一个调子放入两首不同的歌里,分别卖给了谭咏麟与《Megazone 23》。太无耻了。

日曲的港台风改编想来从那时候起就暗潮汹涌了。像谭校长最出名的《酒红色的心》、《忘不了你》等都是玉置浩二、五轮眞弓的原曲,而本人最喜欢的一个创作型才女中岛美雪(中島みゆき,不是那个中岛美嘉),甚至被称作日本国宝的,我称之为阿姨歌手,像邓丽君的《漫步人生路》,以及《容易受伤的女人》、《原来你也在这里》、《人间》、《美丽心情》、《最初的梦想》这些颇为“内涵”的经典歌曲都出自她之手,更不用说九十年代任贤齐红遍大江南北的《伤心太平洋》、《天涯》那些近乎口水歌的流行金曲了。中岛的曲风带着点大和演歌式的古典韵味以及气势恢宏感,给人一种史诗的感觉。

梅津泰臣的人设,特别是搭配他的用色,让人有一种强烈的怀旧感。

《Megazone 23》 PART II 梅津泰臣担任了人设(与系列的人设美树本晴彦一同)、story board以及总作画监督,因此烙下了强烈的梅毒风格,特别是绝美的H场景,当然,尺度可能并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大,只露了两点,与后期九十年代的《MEZZO FORTE》、《A KITE》比起来,不管是从场面还是持续时间上来说都差远了。纵观整个系列的《Megazone 23》,PART I中也有H场面(梅津泰臣也应该有参与其中,分镜与原画中都有他的名字),而且还有“不跟我性交就算了”(大概是如此的)这样很雷的台词,而到了PART III时,虽然没有非常H的场景,但亲亲嘴还是有的。80年代某些带着欧美背景的出口转内销倾向的动画大作,诸如“骷髅13 ”系列1983年的剧场《The Professional: Golgo 13》等等作品都有类似很黄很暴力的场面。

整个八十年代以及九十年代的日本动画,诸如大友克洋、川尻善昭、押井守这一批老妖怪对好莱坞的cult以及B级片事业发展有着莫大的贡献。他们的作品都能极大地促进另一批妖怪的创作欲,这与吉卜力那拨人创造的“娱乐专门”的东西是完全不同的;后者的想象力还是欠一点,太普通了。

《Megazone 23》 PART III的音乐担当由前面两部分的鷺巣詩郎换成了浦田恵司。鹭巢诗郎应该是大名鼎鼎了,EVA(这个出AV了,谁下到正片了?)、BLEACH的音乐都是他,而浦田恵司算是比较陌生,他在《 創聖のアクエリオン》这河森神棍片中作为某些歌曲的“Programming”与菅野洋子算是有过合作,在《Cowboy Bebop》中也以“演奏者”这种职位挂过名,而与菅野的EX沟口肇则在安倍吉俊原案浜崎博嗣监督的《TEXHNOLYZE》中有过合作(沟口肇似乎跟很多人有过一腿——因为他本身小儿麻痹症的缘故,跟他前妻就有过腿不止一次),总之,这样的老家伙(浦田恵司)在幕后似乎更活跃一些。
PART III里的声优,我们可以看到山寺宏一,以及戏份很少的林原惠;不介意的话,我用Spike和Faye来替代。

最近我在《亡念のザムド》中知道一个名叫优藤原启治的声优,正式登场的另一个扎姆德雷鱼的声优,我怎么觉得他的声音那么像山寺宏一?

不过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比山寺宏一更BH的人了,最后我们以山寺宏一令人瞠目结舌的模仿秀结束这部分:

PART III 看图有话说·继续很厉害地跑蹄

白鸟优一郎。汉字真是优美啊。这当然是跟柯南中的白鸟任三郎完全没关系的。白鸟任三郎的名字源于推理小说中的警察“白鸟完市”和“古佃任三郎”名字的拼接。我已经好久没看柯南和任何侦探小说了。

其实我主要是想说白鸟优一郎的声优是速水奖

说不上为什么,就是让人想起Cowboy Bebop。然后想起太空。然后想起今天神七的宇航员们回来了

左下的图来自PART II结尾,就是上面带着众人与巴哈姆特一起逃生的不明飞行物降落地球后形成的(像个坟头),而右下的图则来自于PART III的结尾,在巴哈姆特的控制下不断成长起来的伊甸之城;最后巴哈姆特又飞上了天(前面已经放过一张图了),算是与PART II结尾有个对照。

《Vexille 2077日本鎖国》中也有类似的场景。不过这关卡并非来自于Vexille,但因为曽利文彦的关系,从而有了某种亲缘关系,没错此人就是荒牧伸志监督的APPLESEED的制片,而荒牧伸志正是《Megazone 23》全系列的机械设定,以及PART III的原作、故事板以及联合监督(另一个是八谷贤一,不认识)。这中间不存在逻辑关系。没查到Vexille的机械设定是谁,先猜一个,难道是荒牧伸志?

地下的建筑升起……这当然不会是第三东京。这不是EVA(EVER RE-TAKE!)。

纵然有一堆人在向《Megazone 23》致敬,但《Megazone 23》同时也有向别人致敬的例子。关于上面的截图对比。一个来自于PART I,一群男男女女在电影院中看电影;另一个则来自于现实中的电影。

因为《蒂凡尼早餐》(Breakfast at Tiffany’s,顺便说到早餐问题)中雨中接吻的经典场景以致于我以为会是那部电影,但发现女人的发型不对。原来这是来自于1984年Walter Hill导演的电影《狠将奇兵》(Streets of Fire)中的一个场景,电影院外的海报都甚至是重新设计过的,我估计这主意肯定来自梅津泰臣(PART I的分镜以及原画),这家伙经常会在自己的作品中弄几张自己喜欢的好莱坞电影海报,比如说《Mezzo forte》里的《辣手神探夺命枪8》和《虎胆龙威7》以及《Kite Liberator》里的《血钻》等等。

两根老(烟)枪,其实还是满神似的(注意Breakfast at Tiffany’s海报的右上角,就是那个雨中接吻的场景)

根据《Megazone 23》的设定曾经推出过一款游戏,这次的主角正是在动画里没得成的Garland,游戏就叫《メガゾーン23 青いガーランド》(Megazone 23: Blue Garland)。另,Garland这个取名也许来自于阿兹特克神话,如下:

对阿兹特克人来说,“太阳”是最重要的存在。他们相信世界曾经四度被创造、四度遭到毁灭。每一次创造时,都会产生新的太阳,照亮全世界。所以阿兹特克人相信,目前的世界是“第五太阳世界”。他们为了让太阳继续照耀人类,于是产生了定期向太阳祭祀人血与心脏的习俗。为了持续补充活体祭祀的祭品,阿兹特克人必须不断地打仗,以取得俘虏,作为祭典中的供品。也因为这个缘故,各城市之间经常发生战争,历史上成为“荣冠战争”(Garland Wars)。他们一旦取得了各自所需的俘虏数量,就会开始定停战协议。

我们的坚持来自您的支持 1 ♡ 感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