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黄很暴力的梅津泰臣

梅津泰臣(Yasuomi Umetsu, Yasuomi Umezu)的监督作品列表:

《放风筝的人》(Kite Liberator, 2008)
《危险代理人》(Mezzo DSA, 2003)
《次强音》(Mezzo forte, 1998)
《风筝》(A Kite, 1998)
《机器人嘉年华》之《昨日重来》(Robot Carnival segment “Presence”, 1987)

很黄很暴力,字面上的意思,这样来概括梅津泰臣的风格是再准确不过了。

梅津泰臣,这位于1960年12月19日诞生的超级大叔,常以一只戴围巾的兔子为写照,很萌——不过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他那几部著名的18禁作品的东家是Green Bunny的缘故?

(小贴士:A Kite和Mezzo forte虽然是由ARMS制作,但出品方是Green Bunny;至于Green Bunny,绿兔子,《光与影》《同级生2》应该听说过吧?

梅津泰臣早期在MAD HOUSE混生活,不过后来投奔ARMS去了,所以他的监督作品除了”Presence”剩下的皆为ARMS制造。)

不过,不管怎么样,梅津泰臣的女性角色设定的特点就如他的自画像,一个字,萌。有时甚至让人想起村田莲尔的人设。梅津泰臣的人设与现实主义故事基调形成的反差仅次于《妖精的旋律》(Elfen Lied, 2004)。

当然,现实中的梅津大叔则完全是另一种模样,非常拉风,在第20回東京国際映画祭(东京国际电影节,2007)上更是一身黑衣墨镜(貌似身着燕尾服),就像是刚从Matrix里赶过来的。做个恰当点的比喻也许是——这是头披着狼皮的兔子。

比起渡边信一郎,梅津泰臣也还是严然低产到了不像话的程度,渡边大叔他好歹也监督了俩靠谱的全26话TV动画,而梅津大叔纵横杀场二十多年却只得一部全13话还非常冷门的TV动画;想靠OVA动画来普及知名度那是非常不靠谱的事情,如果不是因为Cowboy Bebop和Samurai Champloo,谁还能记得当初渡边大叔和河森正治扯上关系还一起监督了Macross Plus?

梅津泰臣最早的监督作品是1987年《机器人嘉年华》中的”Presence”。

《机器人嘉年华》是八个关于机器人的独立故事短篇集,并且除了北久保弘之的”明治文明奇谭”和梅津泰臣”Presence”附带少量旁白外,剩下的都是只有配乐和画面的默片。(不过这两个故事也是其中最好看的两个。)

“Presence”的故事主要是这样的:在森林中里无人知晓的小屋中他制作了一个带有灵魂的女子,她说“好想和人谈恋爱”,他却想起了自己的妻子,吓到了,他需要的是机器人,而不是人,所以他又让她变为死物。数十年后,当他再次与缠满了蜘蛛网的机器女子会面时,他终于去正视了自己的情感。这是个相当伤感的故事。

这之后整整过了11年,梅津泰臣的OVA作品《风筝》(A Kite, 1998) 才浮出水面。两卷OVA,总共53min左右时间。

A Kite的故事不复杂,就是某个杀手组织的贱男人干掉了女孩的双亲并占有了她,把她训练成了顶尖的杀手,最后女孩终于反过来对贱男进行复仇,干掉了他;中间穿插着女孩与同组织准备退出的年轻男杀手若隐若现的爱情,最后这名男子命丧另一名少女杀手手中。

而同年的《次强音》(Mezzo forte, 1998)则说的是一个贩卖机器性玩偶的三人团队卷入帮派夺权阴谋中的故事。同样两卷OVA,总共60min左右时间。

Mezzo forte在音乐中的术语是“次强”的意思,所以我就直接把Mezzo forte翻成了《次强音》——正好对应影片的节奏感,如果真的要有个中文名的话。

Mezzo forte在五年后推出了全年龄向的续作《危险代理人》(Mezzo DSA, 2003),TV总共13话。

Mezzo DSA中的DSA是Danger Service Agency的缩写,就是“危险代理行”的意思。

再过了五年,也就是A Kite问世后十年,A Kite的续篇《放风筝的人》(Kite Liberator, 2008) 也终于于今年3月21日上架——而这之前,A Kite在07年也发行了3碟装的珍藏版(A KITE PREMIUM COLLECTORS VERSION)。这次的Kite Liberator很和谐,只有暴力没有H,从风筝变成了放风筝的人,而且从从原来单调的杀手主题融进了太空、人兽大战这样的主题。而前作中的那位杀手少女已经成了带小孩的大姐了,那孩子恐怕是死去的杀手男留下的。不过你当然也会发现一些前作遗留下来的传统,比如说在厕所里枪战——事实上这是梅津泰臣的一个情结,“厕所情结”,像Mezzo forte中绑架黑道老大就是从厕所中下手的。

所谓的“梅津泰臣三部曲”,实际上指的是“梅津泰臣的H三部曲”,除了上面说到的A Kite和Mezzo forte外,剩下的就是《黄色星星》(Yellow Star),这是个毫无养分的纯H向动画,不过要说明的是Yellow Star的监督不是梅津泰臣,他只是负责Yellow Star的故事版(story board),像《无限地带23》(Megazone 23, 1985)那样,梅津泰臣除了复责Megazone 23的作画监督,还负责story board,因为事实上story board应该是导演监督才好去做的事情,所以用谁的story board就注定了故事被烙上谁的印记。所以,总得来说,我认为Yellow Star是“梅津泰臣之耻”。

(小贴士:story board,故事版,即画面分镜剧本,以草图、绘画或照片,依连戏顺序将影片段落或整部影片的主要动作和叙述流程摘述出来。广泛地被用在动画片的制作,以及呈给客户审阅的电视广告影片企划中。干这行的就叫“台本故事板绘画师”,Story Board Artist。)

A Kite中的H与Mezzo forte的H其实都是可有可无的,除去H的部分才是最精华所在,那就是梅津泰臣运行画面的节奏感,暴力美学。

虽然梅津泰臣公开表示自己是Rob Cohen、Quentin Tarantino等人的粉丝,但事情上他本人也同样被好莱坞的其他人粉,像Matrix里Trinity出场时的双枪上阵,其实就是在向A Kite致敬。

不过,不知道梅叔说自己粉Rob Cohen,是不是仅仅因为听说A Kite的好莱坞真人版电影Kite要由《极限特工》(xXx, 2002)的导演Rob Cohen执导?

事实是,好莱坞实在是太不靠谱了,比梅叔的产量更不靠谱,像KISS AND CRY这个以他本人的短篇漫画作品改编的剧场动画,号称日美韩三国演义,结果从2003年在韩国汉城SICAF动画节上传出消息后一直都未现身,不过最近又有消息说是该作将于2009年上映,不知道真的假的;A Kite的真人版则是完全石沉大海。

当然,低产,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精益求精的副产品。而且我们应该看到,上面例表中梅津泰臣监督的这几部作品大叔几乎包揽了所有的原作、脚本、人物设计、分镜等作业,工作量可想而知。对于这样大拿的监督,他完全知道自己在做一个怎么样的东西,要做出个什么样节奏感的画面来,所以我相当欣赏这样的人物;这种情况发生在渡边信一郎身上——渡边大叔完全是个天才,他对画面与音乐水乳交融的掌握无人能匹。

如果说渡边信一郎是个天才型的动画监督,那么梅津泰臣就是个务实型的监督。这于梅津泰臣的低产出,反应了另一方面的一个事实,这家伙的大部分时间其实都花在为别人打杂上(以下省略主语):

1999年在3卷全6话的OVA动画《太阳之船》(Sol Bianca: The Legacy)中当担作画(key animator)。

Sol Bianca是一艘太空船的名字,故事讲的就是船上的四名女子宇宙海盗的历险,设定满Cowboy Bebop的,不过人家Spike他们赏金猎人遇上她们的话,恐怕是一个追一个逃了。《太阳之船》的世界观设定与美剧Battlestar Galactica有些相似,地球作为文明的发源地都成了某种传说中的存在。

Sol Bianca系列此前在1991和1997年就出过几卷OVA。

1997年在OVA动画《不靠谱的爱》(Hen,Strange Love)中当担人设师(character designer)。

故事大致就是师生恋以及其它一些乱七八糟的不靠谱的爱。

这是1996年同名的TV系列后继的OVA,18禁!?在1996的TV系列中梅津泰臣同样当担人设师。

1997年在《喀迈拉》(Kimera)中当担人设师。

这是个将近一小时的OVA动画。监督是横田和善(Kazuyoshi Yokota,代表作包括《我的长腿叔叔》、松本零士的《小宇宙战士零》等。)

故事主要讲的是一群从某个叫Izatu星球上来的外星吸血鬼入侵地球时被人类赶了回去,因为他们本身无法繁殖,所以带了个地球女人回去,后来这个女人就成了三个人/吸血鬼混血之母,这三个混血就是Kimera、Ginsu和Kianu。

Kimera,雌雄同体,绿发,而且天生丽质。

Ginsu则是个长了许多触手的畸形男,他想占有Kimera,并且梦想着以此制造出更多的吸血鬼然后占领地球,让人类为他做牛做马。

Kianu,与Kimera同样的天生丽质,但跟Ginsu一样,是男人,而且这个男人基本上像太监一样,生育不能。Kianu决定阻止Ginsu的地球入侵计划,方法就是把Kimera灭了。

他们飞往地球的飞船坠毁在日本,Ginzu和Kianu逃脱了,但Kimera被关进了空军基地的冷冻舱里。这时候我们的人类男主角出现了,Osamu和他的朋友Jay来到空军基地参观——因为Jay的父亲在空军基地工作,在一场爆炸中Osamu与Kimera相遇并把她从冷冻舱中救了出来,爱上了她。因为Kimera觉得跟Kianu肯定是没有结果的,所以响应了Osamu的爱。然后Ginzu和Kianu在为Kimera而战中同归于尽。Kimera与Osamu从此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Osamu不仅为Kimera提供爱,更为他提供血。

Kimera其实是从英文Chimera而来,这个词原来是指希腊神话中一种狮头、羊身、蛇尾的吐火女怪,不过现在指的是动物学中的一种特殊现像,指动物的两颗受精卵融合在一起身为一个个体并成长。在美剧House s3.2 Cain & Able中说的就是这样的故事。

嵌合现像也在人类出现,所以这个故事的设定也并不是毫无依据的。根据统计,现时全球总共有30宗嵌合体人的个案。对於部份特殊例子,嵌合体人可能由一男一女、二男或二女所组成。嵌合体人可能同时会有两套性器官。

这里有个具体的案例:2002年,Lydia Fairchild离婚时向医院申请DNA报告以申请社会救济,结果发现小孩不是她的。她向医院再次申请DNA报告,结果还是一样。虽有录像证明小孩确实是从她肚子里生出的,并且有在场医师护士的证明;但Fairchild还是被控诱拐别人小孩和诈骗社会福利,并被强迫与她的孩子分开。后来才发现Fairchild原来是人类嵌合体,她头发和皮肤的DNA和她子宫组织的DNA完全不同,就是说她身体中其实住着两个人,只不过其中一个人没有意识罢了。最后法院终于撤销了告诉。

这样雌雄同体的设定其实还是很常见的,看过午夜凶铃没有?贞子就是这样的干活。

1996年在剧场动画《鲁邦三世:不论死活》(Lupin III: Dead or Alive)中当担作画。

故事主要讲的是鲁邦和他的朋友们去了一个叫Zufu的国家(暗指伊朗或伊拉克),寻找一座漂浮岛上的宝藏,这座岛有强大的防御系统,所以鲁邦他们就得想如何绕过这道防线,同时他们又得提防当地的蛮人警察兼赏金猎人Zenigata,因为鲁邦被通缉,悬赏百万元,无论死活(Dead or Alive)。

1996年在TV动画《玩偶的游戏》(Child’s Toy)中当担作画。

《玩偶的游戏》,漫画原作小花美穗应该没有人不熟悉的吧?人小鬼大的小萝莉仓田纱南,人小鬼大的小男人羽山秋人……这么经典的东西没看过的都去自宫,为男女生态平衡做点贡献。

《玩偶的游戏》的动画版监督是大地丙太郎,这家伙监督的许多作品也都是可以一看的,尤其推荐奇囧无比的《搞笑漫画日和》。

《玩偶的游戏》的动画版容量巨大,包括了小学篇和国中篇各51话,不去跟柯南火影海贼王这些变态比,我到是由此想起了《相聚一刻》的动画版。

1994年在OVA动画《忍者神龟》 (Kagaku ninja tai Gatchaman)当担作画监督和人设。

此乃日版《忍者神龟》,说起来除了日版的,我还记得《忍者神龟》有港版的真人电影。

1993年在OVA动画《随风而逝的记忆》(A Wind Named Amnesia, The Wind of Amnesia)中当担作画。

此作监督为やまざきかずお(Kazuo Yamazaki),年近六十的老同志了,永野护89年版的《五星物语》剧场的监督就是他,他还是93年另一部漫画改编作品《地球守护灵》(ぼくの地球を守って, Please Save My Earth)的监督。

而《随风而逝的记忆》则改编自菊地秀行的小说,从画风上我们可以很明显看出人设为结城信辉,菊地秀行和结城信辉算是老搭当了,诸如《吸血鬼猎人D》,而やまざきかずお也和结城信辉在《五星物语》中早有合作。

《随风而逝的记忆》是个关于世界末日题材的故事,背景设在1990年代,一阵风吹过,所有人失忆,文明随之崩溃。

1993年在OVA动画《艾尔西亚号》(Ellcia)号中当担作画监督以及人设。

基本上这是个正邪对决模式的故事,故事双方是正邪两方的海盗,为了打倒对方,那就必须先要找到一艘名为艾尔西亚号的古船。

故事的设定比较的蒸汽朋克,有剑,有枪,有海盗,有魔法,甚至有高科技。基本上就是这样。

1991年在剧场动画《福星小子6:我亲爱的,直到永远》(Urusei Yatsura 6: Always My Darling)中当担作画。

原作高桥留美子,第六部剧场动画。不多说了。

1988年在剧场动画《阿基拉》(Akira)中当担作画以及特效(Visual Effects as “computer graphics artist: High Tech Labs”)。

标签:大友克洋,里程碑。不多说了。

在1988年的剧场动画《萤火虫之墓》(Grave of the Fireflies,Tombstone for Fireflies )中当担作画。

标签:高畑勋,宫崎骏,吉卜力工作室,战争反思,感人。

1988年在高达系列的《机动战士高达:夏亚的逆袭》(Mobile Suit Gundam: Char’s Counterattack, 機動戦士ガンダム:逆襲のシャア)中当担作画。

1987年在《灵猫》(Lily C.A.T.)中当担人设。

Lily C.A.T.这个故事有点异形的味道,故事发生在一艘宇宙飞船上,旅行中的船员每二十年只老一岁,这时犯罪发生了,船员们必须找到病毒来源,不然就会被一个一个干掉。

此外,梅津泰臣还在板野一郎的《天使警察》(Angel Cop, 1989)、真崎守的《基库之旅》(Jikû no tabibito, 1986)、《世外之人》(Outlanders, 1986)、林太郎的《忍者的复仇》(Revenge of the Ninja Warrior, The Blade of Kamui)、川尻善昭的《摄影师(暂译)》(SF Shinseiki Lensman, Lensman: Secret of the Lens, 1984)、真崎守的《赤足小子》(Barefoot Gen, 1983)、林太郎的《幻魔大战》(Armageddon: The Great Battle with Genma, 1983)等作中当担作画。

我们的坚持来自您的支持 2 ♡ 感恩

Leave a Comment